明月歸來 情約永恆

画像

月在柳梢上一點一點地圓著,前幾日走在夜的清輝中,心中沒有月的遐思,像她淡淡的銀光還沒輕融我,今天,在中秋的前夜,又來到庭院的vacuum tube月下,看一輪圓圓的月亮掛在天際,淺淺的月光彷彿靈動了,如晨露沾著我的衣襟,浸染我的心湖,無端的,心中瀰漫起幾許思念,幾許惆悵,幾許溫情。一些事一些人從我的心底走來,朦朧著月的清影,揺動我的思念。

還是很小的時候,我住在伯伯家,農村的中秋節,是嫁出去的女兒回娘家給父母拜節的時候。我總會早早地爬上河堤,看遠處的人影,我的姑媽在下午夕陽西沉的時候,風塵僕僕的徙步八十多里小路從那裡趕來,她疲憊地邁著雙腿,但清瘦的臉上帶著暖暖的微笑,會遠遠向我伸出雙手,高興地說:“我崽,真乖,來接姑了”,我驕羞地牽著姑的手微笑,寸步不離地跟著她,中秋的晚上,姑媽摟著我,望著窗櫺外那輪滿月,給我講嫦娥姑娘的奔月,講吳剛砍不倒的桂花樹,講守在桂花樹旁的天狗。溫婉的話語,熟悉的氣息,我像睡在母親的懷抱,甜美的夢境中,我長裙飄飄,在朵朵祥雲中飛天奔月。

讀高中的時候,爸為了我和二妹有個好前程,將我們寄到一個很遠的城市讀書,我初次離家,非常想家,那年的中秋節,我和妹收到了爸的brushless dc motor家信,展開書信,一行熟悉的字體和呼喚:維、芳倆兒:近好。我和妹在月光下淚水婆娑,彷彿父親的手在輕輕撫摸著我們的頭,擦著我思念的淚花。是夜,我媽也在家鄉的戲院流著淚。看著《蔡文姬》的漢劇,看蔡文姬離別自己的孩子,母親涕不成聲。

又一個中秋,一家人正高高興興吃著月餅,突然老家來人說我伯伯突患急病,非常嚴重。這個親如慈父的伯伯,使我在中秋夜心急如焚,第一次望著天上明月虔誠祈禱,望她圓滿的光輝如佛光照著我的親人,永不分離。

年年中秋夜,年年明月到。歲月在月升月落中流過,我們漸漸長大,漸漸有了自己的愛人和孩子,有了自己溫暖的小家。我生命中幾個最重要的人卻永遠地離開了我,我的爸爸、伯伯、姑媽。遠去的人再也不能回來,唯有思念,請明月帶去我殷殷的問候。

明夜又中秋,我的丈夫在外出差,今天他來電話說:“我把事趕了又趕,回家過節。”現正走在回家的Amethyst earrings路上,孩子在一個城市讀大學,定會回家。

中秋佳期,有明月歸來,人間情約永恆。

ブログ気持玉

クリックして気持ちを伝えよう!

ログインしてクリックすれば、自分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付きます。

→ログインへ

なるほど(納得、参考になった、ヘー)
驚いた
面白い
ナイス
ガッツ(がんばれ!)
かわいい

気持玉数 : 0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